两百万公款竟成赌资-罗庄区纪委
中央纪委监察部 | 山东省纪委监察厅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RSS | 手机版本
您现在的位置:罗庄区纪委>> 廉政教育>> 警钟长鸣>>正文内容

两百万公款竟成赌资

  “失去监督的权力必然导致腐败。”这句话在贵州省安顺市平坝区夏云镇财政分局原局长何飞鹏身上得到了充分印证。

  一个乡镇财政分局的局长,却利用职务之便,2011年至2015年期间,从该镇“村财乡管”账户中转出200余万元用于个人赌博等支出,让人触目惊心。

  追本溯源,事情要从2012年说起。

  痴迷赌博,个人党性彻底丧失

  出生于1975年的何飞鹏, 2004年调任夏云镇财政所所长,2013年任夏云镇财政分局局长。

  2012年至2013年间,何飞鹏筹集50万元用于放高利贷,企盼利滚利。可是,好运并没有眷顾何飞鹏,放出去的钱没有收回来。而在此期间,何飞鹏还沾染上了赌博,个人财务状况出现了严重危机。

  为脱离困境,何飞鹏利用该镇“村财乡管”账户资金转账支出管理中存在的漏洞,将黑手伸向了“村财乡管”账户。5年中,何飞鹏先后从镇“村财乡管”账户中通过不同渠道转出15笔资金总计200多万元进入其个人账户。

  “我从‘村财乡管’资金账户里面转移出来的公款最主要的用途还是用于赌博,因为我赌博总是输,所以总是想翻本,以为有一天能够把所有输的钱都赢回来,但是依旧还是输,而且越输越多,最后这个缺口就越来越大,无法填平。”痴迷于赌博,何飞鹏彻底迷失了党性、丧失了原则,将“村财乡管”账户作为个人提款机,肆意挥霍,从一个“小官”变成一个“大贪”,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2016年11月,平坝区纪委给予何飞鹏开除党籍处分,其涉嫌犯罪问题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

  纪律松弛,主体责任严重缺失

  “何飞鹏违纪问题的发生,主观上是其个人丧失党性和纪律意识、胆大妄为造成的,可从根本上看,却是基层党组织落实全面从严治党主体责任不力,监督管理混乱、纪律松弛所致。”平坝区纪委一名执纪审查人员这样说道。

  近年来,随着扶贫力度的加大和城镇化建设深入推进,夏云镇作为全国、全省小城镇建设重点镇,各项建设项目繁多,仅在村一级实施的项目经费自2011年以来就达617.2万元。大量的资金流转,夏云镇党委、政府本应高度重视资金使用的监督管理,确保资金运行的安全。然而,事实却让人难以置信。

  “2009年起至今长达8年的时间里,已有三届镇长任职、调离,在此期间发生的经济财务业务数以亿计,从未进行过具体审计。”何飞鹏在接受组织审查时这样说道。

  夏云镇党委、政府主体责任的缺失,分管领导对财务监督管理不力,让何飞鹏这个财政分局局长当得十分的“自由”。2011年以来,何飞鹏手握“村财乡管”出纳员、会计员的两枚印鉴;夏云镇14个行政村“村财乡管”账务上的经费支出由他一人说了算。夏云镇“村财乡管”账户,成了何飞鹏的提款机。

  夏云镇在管党治党方面存在严重的宽松软问题,还突出表现在镇领导班子成员带头违纪等方面。2012年6月,时任夏云镇政府副镇长的游志才(另案处理)找何飞鹏帮忙从“村财乡管”账户中转出了65万元给自己作为工程流转资金。

  有权必有责,有责要担当,失责必追究。2017年1月,平坝区纪委对履行主体责任不力的夏云镇原党委书记秦盛荣,夏云镇原党委副书记、镇长王浩军和分管财务的夏云镇原党委委员、副镇长罗文刚立案审查。

  执纪不严,监督责任严重缺位

  在何飞鹏违纪问题中,除了主体责任的缺失,还反映出同级纪委履行监督责任不到位,监督执纪失之于宽、失之于软问题。

  何飞鹏的违纪问题自2011年起至2015年止,时间跨度长达5年,且数额如此巨大。在此期间,如果夏云镇纪委监督执纪得力,抓早抓小,及时用纪律戒尺教育、警醒何飞鹏,可能他也不会这样越陷越深,无法自拔。如果镇纪委书记能认真履职,及时发现问题,并向镇党委提出整改建议,及时向区纪委报告发现的问题,这一切还会发生吗?

  “纪检机关作为党内监督执纪问责的专门机关,对纪检监察干部的失职行为,问责应当更加严格。”市纪委分管干部监督工作的负责人说。

  2017年1月,平坝区夏云镇原纪委书记郭光丽因履行监督责任不力被立案审查。(安平 中国纪检监察报2版)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