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惕欲望的“过烟之隙”-罗庄区纪委
中央纪委监察部 | 山东省纪委监察厅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RSS | 手机版本
您现在的位置:罗庄区纪委>> 廉政教育>> 廉政时评>>正文内容

警惕欲望的“过烟之隙”

“千里之堤,以蝼蚁之穴溃;百尺之室,以突隙之烟焚”,这句话出自《韩非子·喻老》。其中所蕴含的谨小慎微、防微杜渐和防患于未然的道理,浅显易懂而影响深远。细思之下不难发现,“洪水猛兽”“突隙之烟”固然可怕,但“蝼蚁之穴”“过烟之隙”的存在,无疑大大提高了重大灾情的发生几率。从这个角度来看,相较于单纯的“防水”“防烟”等被动性防御工作,“补穴”“弥隙”等基础性筹备工作则显得更为重要。

同样的道理,如果把人的欲望比作一个木桶,如果木桶完好无损、严丝合缝,除去正常的衣食住行等基本欲望需求,欲望的木桶应该比较容易填满。然而,如果欲望的木桶存在缝隙,那么欲望的多少便不再直接取决于木桶的大小,而是取决于木桶缝隙的大小。此时,对于人的欲望而言,外在诱惑的多与少只是客观存在的一个方面因素,而内在的欲望的大与小则成为主观影响的关键因素。面对诱惑,欲望的缝隙一旦被打开,欲望的洪水猛兽就会不受管控、肆虐撒野,乃至陷入贪得无厌、欲壑难填的境地。

欲望的缝隙相互关联,既然可“过烟”,亦必定可“透水”。一个在某些方面不良欲望过剩的人,往往在其他方面的欲望同样容易不受管控。正因如此,晚清重臣曾国藩将“节劳、节欲、节饮食”视为“保身之训”,终生勤勉自修,不敢触碰欲望底线。唯有各个方面的欲望都有所节制的人,方能真正成为欲望的主人,从而避免被欲望所裹挟和控制。

事实上,单就“吃”的欲望而言,同样不容轻视。相传,北宋宰相吕蒙年少时家境贫寒、饱经忧患,后高中状元、仕途通达,位列宰相之职。后因年老后牙齿不好,嗜喝私厨烹制的“鸡舌汤”,乐此不疲而不自知。偶然的机会,吕蒙见到厨房外“积骨成山”的景象,才意识到骄奢淫逸的严重性,回想起少年的贫寒和初入仕途的报国情怀,遂幡然悔悟、戒掉馋瘾。吕蒙的及时悔悟,当然值得庆幸。

然而,现实中一些问题干部的悔悟却来得晚了一些。有的领导干部自以为吃喝不是大事、聚会更是私事,频繁接受商人吃请,最终在纪律上“破了戒”、在作风上“出了轨”,陷入腐败深渊而无法自拔。客观来看,这其中既有不法商人围猎腐蚀的外在客观因素,更有一些干部享乐成瘾的内在主观因素。因为爱好美食,控制不住吃喝的欲望,接受吃请便成了享受,对不良商人的围猎自然就少了一分免疫力。加之酒足饭饱之余意识模糊、意志力消退,灯红酒绿、连吃带拿的丑相必然就会暴露无遗。

欲望的缝隙越冲越大,既然有了“渗水”的前兆,必然就会有“溃堤”的危险。诚如德国哲学家叔本华所言:财富就像海水,饮得越多,渴得越厉害;名望实际上也是如此。所谓“欲壑难填”,其中必然伴随着欲望阈值的不断提高。欲望阈值越来越高,满足欲望所需要的物质和资源就会越来越多。长期以往,贪婪的浴火势必会将道德感、羞耻感燃烧殆尽。

作为单独个体,本身资源有限,一旦物欲无限、追求过多,获得感就会越来越低,自我迷失得就会越来越深。借助于外物的快乐,不但是短暂、被动、不受主观控制的快乐,而且极易成为束缚、枷锁和奴役自己的恶魔。正因如此,佛家有云:“向自己求”。凡事“向内而求”,不假于外物,不沦为依附,自然不会迷失自我。所谓“无欲则刚”,恰恰也正是这个道理。只有箍紧欲望的“桶隙”,才能杜绝欲望的“跑冒滴漏”,避免陷入欲壑难填的危机。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